序言
作品欣赏
艺术介绍
展览图集
视频档案
新闻报道
成交记录
联系我们
        1月6日下午两点,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乐震文、韩伍、周根宝、丁申阳、刘汇茗及著名策展人施平参与了研讨,他们分别从自身角度谈起了百年大世界,说起了书画艺术起源,讲起了书画如何走近大众。
幻灯播放 / 停止播放
         作为《朵云——中国绘画研究》杂志创始人之一,原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车鹏飞,先后赴加拿大、东京等地举办画展。他的“车氏山水”久负盛名,艺术造诣十分深厚。

         乐震文是上海海事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原上海书画院执行院长。他从中国传统山水画起步,追寻于李唐、范宽,觅迹于远山、幽谷,他的作品中常见山水的清幽,人文的气息。在国画书法界颇具成就。
 
         韩伍,著名画家韩小梅之子,自幼耳濡目染书画技艺,与其兄长韩澄、韩敏、韩山、韩硕四人誉为海上画坛的“韩氏五虎”。早年随钱延康、朱怀新习西画,后随程十发习中国画,在自己的创作中常常融合中西技法,以笔墨来渲染人物造型,清纯活泼,富有文学才情和童真情趣。韩伍笔下的人物形神兼备,跃然纸上,整体画风严谨却又不乏风趣,散发出一种趣味盎然的气息。

         他的创作富有创新意识,与关良不同,画戏曲人物了了数笔,富有动感。他毕业于上海美专,是陈逸飞的同学,师从谢之光、方增先、程十发等大家,曾在上海博物馆任职,后调入文化局成为“戏痴”,创作戏曲人物画一发而不可收拾。

         丁申阳,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从楷书入门,以草书见长。曾担任上海电影制片厂高级美术师,为电影《邓小平1928》、《走出西柏坡》等主题影片题名,受专业好评,从此声名鹊起。常年来,在实践中临习怀素、黄庭坚碑帖,不仅习得怀素书的左驰右骛,还练就黄庭坚字的温润婉转,且将二者融合,变化万千,才情横溢,在业界颇受佳评。

         刘汇茗,上海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现为职业画家。在国画、油画、水粉、水彩等都有涉猎之后,长期潜心于西方绘画形式与中国传统水墨形成的探索与研究。他最为擅长的是现代彩墨画,追求整体色彩明快,鲜艳,而在表现手法上汲取各领域的营养,书画作品常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此次参展的作品也不例外,用笔墨勾勒出和谐美好的大千世界,享“艺术的混血儿”之誉。
幻灯播放 / 停止播放
“谈艺论百年”书画名家专场
“谈艺论百年”书画名家专场
上海大世界
海派大师陈佩秋亲题“百年大世界”
海派大师陈佩秋亲题“名家艺海”
海派大师方增先题写“海派书画 百强经典”
海派大师方增先题写“海派书画 百强经典”
“书画名家”专场研讨会阵容
“书画名家”专场研讨会阵容
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发言
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著名策展人施平
海派百强名家乐震文发言
海派百强名家乐震文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海派百强名家乐震文、著名策展人施平
海派百强名家韩伍发言
海派百强名家韩伍发言
著名策展人施平、海派百强名家韩伍
海派百强名家周根宝
海派百强名家周根宝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海派百强名家周根宝、著名策展人施平
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发言
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著名策展人施平
海派百强名家刘汇茗发言
海派百强名家刘汇茗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著名策展人施平、海派百强名家刘汇茗
著名策展人施平发言
著名策展人施平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
诗人金瑜
著名策展人施平、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韩伍、车鹏飞、乐震文、周根宝、刘汇茗
著名策展人施平、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韩伍、车鹏飞、乐震文、周根宝、刘汇茗
“书画名家”专题研讨会大合影
“书画名家”专题研讨会大合影
翰墨书香 海派情缘
—— “谈艺论百年”大世界书画名家专题研讨
 
         近日,由澳中在线、上海文化创意产业资源联盟、海上画家艺术网联合举办的“谈艺论百年”书画名家专题研讨在大世界2楼E区戏曲茶馆举行。本次活动由海派大师陈佩秋亲自题写主题词“百年大世界”,海派大师方增先亲自为海派百强题写“海派书画•百强经典”,著名策展人施平先生全程策划。
 
         去年,修缮一新的大世界,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传艺、传习”,专注于经典与濒危、民族与国际、传承与发展。著名策展人施平先生将海派百强名家专题研讨选址在大世界,旨在打破艺术的神秘感,普及海派书画艺术,让小众艺术走向大众空间。
 
 
         1月6日下午两点,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乐震文、韩伍、周根宝、丁申阳、刘汇茗及著名策展人施平参与了研讨,他们分别从自身角度谈起了百年大世界,说起了书画艺术起源,讲起了书画如何走近大众。
 
 
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
 
         作为《朵云——中国绘画研究》杂志创始人之一,原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著名画家车鹏飞,先后赴加拿大、东京等地举办画展。他的“车氏山水”久负盛名,艺术造诣十分深厚。
 
         今天的大世界以崭新的面貌面对上海市民、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我感受了新气象,首先它修旧如旧,目前很多场馆有待开展,但依旧能看出它对民间艺术还有传统文化的传播与传承。
 
海派百强名家乐震文
 
         乐震文是上海海事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原上海书画院执行院长。他从中国传统山水画起步,追寻于李唐、范宽,觅迹于远山、幽谷,他的作品中常见山水的清幽,人文的气息。在国画书法界颇具成就。
 
         今天,是我相隔半个世纪再次进入大世界。我小时候来参观过,家离得近,家族团聚的时候会过来玩,那时候,我们群小孩子每个房间乱窜,看话剧、听评弹,晚上六点的大舞台开始杂技表演,十分热闹。后来因为文革,就再也没来过了。
 
         我在参加此活动前,与朋友谈到大世界,他表示大世界给他的记忆也很深刻。以前大世界定位是游乐中心,这里有很多艺术表演形式,我最爱的是评弹,一听就是好几个小时,这些江南的记忆留下很深的印象。现在回想起,我们这些画家除了向海派老先生学习之外,还受到江南的、上海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租界的文化熏陶,所以我们的作品常带有江南细腻的、细致的、变化万千的元素。如今,50年后再来大世界,感慨颇深,表面上看上去很现代,实质上是修旧如旧,令人熟悉,引人回忆。
 
海派百强名家韩伍
 
         韩伍,著名画家韩小梅之子,自幼耳濡目染书画技艺,与其兄长韩澄、韩敏、韩山、韩硕四人誉为海上画坛的“韩氏五虎”。早年随钱延康、朱怀新习西画,后随程十发习中国画,在自己的创作中常常融合中西技法,以笔墨来渲染人物造型,清纯活泼,富有文学才情和童真情趣。韩伍笔下的人物形神兼备,跃然纸上,整体画风严谨却又不乏风趣,散发出一种趣味盎然的气息。
 
         大概五岁时,我与祖母来过大世界,那时候的大世界每个场所人都很多,十分热闹,节目编排也十分精彩,扬剧、淮剧、评弹、京剧、电影,还有各式各样的杂耍。但是今天,现场看上去有点太安静了,我希望将来能在新的形势下,能在新的城市建设下,大世界能越办越好,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到大世界,也希望我们的海派艺术越来越繁荣。
 
海派百强名家周根宝
         
         他的创作富有创新意识,与关良不同,画戏曲人物了了数笔,富有动感。他毕业于上海美专,是陈逸飞的同学,师从谢之光、方增先、程十发等大家,曾在上海博物馆任职,后调入文化局成为“戏痴”,创作戏曲人物画一发而不可收拾。
 
         大世界举办今天这样的活动,我想是它建立以来的一个创举。我们上海人常说“白相大世界”,既然如此,绘画、书法是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艺术,在这里是一个起点,希望可以传承、发扬下去。
 
         作为地道的上海人,我与大世界情感很深厚。我画戏曲人物画也是与大世界密切相关的,因为我所有印象深刻的戏都是从大世界起源的。中国的戏曲博大精深,它集中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哲学、文学、伦理、道德、观念,而且在戏曲里能学到很多东西,例如“锁麟囊”教会了我们“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大世界曾经作为上海最底层、最平民的游乐场所,我们常说“不来大世界 枉来大上海”,那时候确实是十分热闹的。我个人认为大世界的定位应该是全民同乐,全民参与。我们要把传统的东西恢复起来,京、昆、越、淮、沪所有地方戏都可以来唱,欢迎草根来唱,京剧明星王少楼就是从大世界唱出去的,我希望大世界能够成为培养明星的摇篮。
 
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
 
         丁申阳,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从楷书入门,以草书见长。曾担任上海电影制片厂高级美术师,为电影《邓小平1928》、《走出西柏坡》等主题影片题名,受专业好评,从此声名鹊起。常年来,在实践中临习怀素、黄庭坚碑帖,不仅习得怀素书的左驰右骛,还练就黄庭坚字的温润婉转,且将二者融合,变化万千,才情横溢,在业界颇受佳评。
 
         感谢施平先生的策划,让我们聚集在这里漫谈大世界印象。大世界从建立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见证了上海的兴衰与起落。1974年,大世界改为青年宫,上中学的我来参观过,很是兴奋,不论是戏曲、杂技还是舞蹈,形式多样,对大世界印象深刻。
这里的建筑与周围的建筑相得益彰,且离南京路近,成为上海最著名的地标。这次进到大世界里面,门牌与装修等都未曾改变,只是改变了里面的内容。刚进门时,看见小摊上有写字、画画的,个人感觉这与大世界以往品味不同,大世界并不是大杂烩,我们要的是高雅的艺术走进来,这对于提高我们广大书画爱好者有一定的好处。
         从书画的角度说起,我们一定要从基础抓起,从传统的抓起,从大世界这个平台将书画艺术推广,让大家爱上这门艺术,这也是我们责任。
 
海派百强名家刘汇茗
 
         刘汇茗,上海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现为职业画家。在国画、油画、水粉、水彩等都有涉猎之后,长期潜心于西方绘画形式与中国传统水墨形成的探索与研究。他最为擅长的是现代彩墨画,追求整体色彩明快,鲜艳,而在表现手法上汲取各领域的营养,书画作品常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此次参展的作品也不例外,用笔墨勾勒出和谐美好的大千世界,享“艺术的混血儿”之誉。
 
         在我的学生年代,大世界已经是个青年宫,这次来看,这里的结构没变,但是不如以往热闹。个人认为大世界消费人群考虑年轻群体,能扩人流量。大世界作为一个平台,可以聚集一些“草根”来这里演出,以较少或者零出场费吸引过来,吸引五湖四海的人参与。
我们在这里办一些书画讲座还是有必要的,做一些公益的讲课,策展人施平拥有百名画家资源,可以考虑一下。
 
在听完以上书画名家讲话后,此次活动的策展人施平先生讲述了自己办此次研讨会的初衷:
 
 
         这次海派百强书画家"谈艺论百年"活动,是由澳中在线、上海文化创意产业资源联盟、海上画家艺术网联合举办的。由陈佩秋亲自题写"名家艺海","百年大世界",方增先题写"海派书画,百强经典"。
         刚才由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乐震文、韩伍、丁申阳、周根宝、刘汇茗等人谈论海派书画的传承和大世界文化。他们用自己的切身体会谈艺论百年,给大世界带来了更多的人气、欢乐和文化底蕴。
 
         大世界是传统文化集聚地方,也是上海一个重要的文化窗口。海派书画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希望今后有更多的海派百强名家走进大世界,集聚大世界,让书画艺术在大世界扎根,开花。也希望百姓能经常走进大世界,成为一种生活习惯,享受艺术的美感。我相信,百姓逛大世界今后一定会逐渐成为接受艺术熏陶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时尚。
 
         整个研讨会现场氛围融洽,尤其是观众提问环节,更是将整个研讨会推向高潮。诗人金瑜与海派百强名家探讨起大世界在中国近现代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引起了一代人的回忆与思绪。更有关注画家作品、关注书画传承的观众,与书画家探讨艺术如何传承,戏曲如何融进艺术,海派名家一一作答。研讨会全程众所畅言,精彩纷迭。
 
诗人金瑜:
         我对大世界印象最深刻的是两条。第一个是那句诗句,“不来大世界 枉来大上海”,现在百感交集的就是走入了历史的隧道,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大世界的一个闪光的缩影;第二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大世界的哈哈镜。上海,有个别称叫魔都,它魔在哪里,它是上海的文化的缩影,是魔术的,是变形的,是欢乐的。
 

车鹏飞老师,你是怎么把诗意和书画相结合的?
 
海派百强名家车鹏飞:
         上海的是近现代史商业和文化中心,当然商业中心在前头,文化跟着商业走,学艺术有最好的师资。说到大世界不得不说京剧,京剧不在上海唱响,是走不向全国的。小时候也有许多画师,文革以后就不允许存在了,画师招收学生十分严格,中国虽然不公开挂画师的牌子,但只要他名望很高,都会有很多学生要来,所以北京和上海各成立一家画院是有道理的,那时候叫划江而治,的确是网罗了很多江南名家,比如傅抱石、潘天寿,傅抱石是来上海书画院副院长,创作表现眼中所看到的物象,也要表现内心的艺术感受。西洋画家表现的是眼中山水,中国画家表现的是心中山水。依托书法和文学两大利器,书法就强调用笔,比西方强调的更加多些;在文化方面,中国在魏晋时期出现大量的山水诗,这些诗启迪了后面的文化人,宛如身临其境,这样山水画就独立存在于世了。所以依托书法和文学两大利器,还有本来的内在语言,包括三吴一冯都是在上海这块土地修炼出来的。很多文人在租界里继续自己的创作,上海书画、文学、戏曲方方面面,是相对稳定安静的地方,上海文学艺术还是延续的,根基很深。书画家们也很低调,上海这边人才辈出,拥有广大的受众,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上海会继承传统,更好的发展。
 
乐震文老师,您好。我认为山水画是最能体现作者意趣的,您在绘画过程中做过很多尝试,您在做这些改变时想表现什么样的想法?
 
海派百强名家乐震文:
         上海的师资很正,文革后期,这些老先生被打倒,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老先生家里都不敢去,门口都有人监视着,经过几次抄家,绘画工具都很缺乏,我们这些人带着宣纸毛笔什么的,老先生也会说一句,要不要我帮你画一张,老先生他也很久没画了,手痒了,我们学画就在这种气氛中学的,我们现在想起来还是和著名的老师学习的。上海是一个比较开放的社会,没那么封建,老先生都是因材施教,现在出来一些画家,没有谁的画是像自己老师的。像车鹏飞的老师陆俨少先生,车老师也不像他的画风,在学画的同时,发现了自己。我在还是海事大学当老师之前,我是在书画院里工作的,在里面工作6年,上海的画家厌烦自己创作同一风格时,会去找寻另外一个自己,探索不熟悉的东西。
         写生,什么叫写生?画不熟悉的叫写生,画熟悉的叫做写熟,去自然界画自己不熟悉的,当心思放到这一点的时候,那就进入了写生状态。我在30岁以前,画江南的风景,我觉得画的很不错,时间久了就觉得一直重复是有问题的。1995年我带美术学院的学生去陕北写生,我看到了没有植被的土地——窑洞,走到哪里画到哪里,我发现这是我喜欢我所追求的东西,就改变了自己的画作风格。过了五、六年,我发现有些以前的东西还是可以拿回来用的,所以就不断的来回,形成了自己风格,我最大的展览是和天津的画院做的,很多老师都来了,陈佩秋老师也来了,第一场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的,天津的领导发现天津的画风就两三种,上海人的画每个人一种画风,我听了顿时觉得很欣喜,说明我们上海人表达了自己心中所想。天津的领导就批评了他们的书画院,我觉得我们上海画家走出去,海派风格独树一帜。本来作品是要到山东银座美术馆展出的,后来他们的领导听了他们的想法之后,就决定让他们去山东博物馆去展览,还引起了轰动,陈佩秋和周慧珺老师也去了,陈佩秋老师开了半天的讲座,自己有很多想法要表达,停不下来。我觉得艺术一定要交流,只有交流产生的火花,才会得到启迪。三年前,我去做海事大学艺术学院的院长,我知道徐悲鸿艺术学院引起了一点小小的轰动,后来就没有声音了,我后来知道原因,原来老师和领导把交流看的太轻,海事大学现在和外面经常交流,学生也可以拿到奖学金,学生也能提高对绘画的热情。上海是面向世界的,我期待上海的独特优越更加完美的体现出来。
 
韩伍老师和周根宝老师都是是京剧爱好者,您们认为中国京剧在艺术上有怎样的启发?
 
海派百强名家韩伍:
         我和周根宝先生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画戏曲人物画。过去我们看戏不闲着,就拿着一本簿子速写,速写与录像带的定格是不同的,富有动感,所以有很多创作都是从速写簿里来的。
 
海派百强名家周根宝:
         世界那么大,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有那么多戏曲,国外的歌剧《茶花女》就很单一;国画也只有我们中华民族独有的。我在纽约住了18年,国外的人也知道Chinese painting。中国画和戏曲是中国的两朵鲜花。戏剧教会了我们最良好最优秀的品德。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品质就是要做好人,善良的人,这是做人的底线。通过大世界,有一个广泛的传播。大家一定不知道上海不止有大世界,还有新世界,就是新新公司。就是在新世界看到了美丽的画作,使我走向了绘画的道路。在那个公司的楼上,有许多绘画界人才,他们一起画了《八仙过海》。现在大世界也可以搞这种活动,每个人都可以上来共同娱乐。以前大世界方案,我也提议过,结果被否定了,非遗是可以搞,但不能少了唱戏,比如说举办歌唱比赛,唱沪剧等,我们要把传统延续下去。现在大世界太冷清了,没有大世界的味道了。
 
丁申阳老师,我想问您在写草书的时候会不会饮酒来助兴?或者是喝喝茶?
刘汇茗老师,您平时创作靠什么来汲取养分?
 
海派百强名家丁申阳:
         过去写字是实用之道,就如同现在人们需要写字,书法成为艺术的欣赏,尤其是草书,草书在唐代十分艺术性,作为一种艺术的玩乐样式,流传下来。李白杜甫也在诗句中赞美它,其实写字的时候有些人也会喝酒,也不会喝酒,酒里面也看不出字的好坏,车老师的酒量很厉害,他的作品清雅淡泊,看不出狂野的感觉。楷书和隶书有了相当扎实的基本功,才能写好草书,写草书先是笔法,再是性情,草书更重要的是性情,喝点酒也可以激发自己的灵感。有的时候写书法写的尽兴的时候,甚至一口水都不喝。
 
海派百强名家刘汇茗:
         我年轻一点得时候,我也像大世界一楼摆摊的人一样,但是感觉下面太冷了。我跑到二、三楼,看到有人在画牡丹,还蛮暖和的。一楼的老师认出我,说我是画弥勒佛的,我很高兴。
大世界我会经常过来的,希望在这个平台今后有更多的合作,跟书画爱好者有更多的互动。
 
         此次活动作为“百年大世界 百强画传承”系列活动之一”,通过讲解书画艺术,感悟大世界今昔对比,将海派艺术回归大世界的舞台,传承与发扬并举,非遗与传艺并重。让我们一起期待1月7日下午两点开场的“谈艺论百年”油画名家专场研讨会。
 
 
热门词搜索:      上海     海派画家     冯大中    

主页 > 网上展厅 >